“小草士兵”的“大树情怀”

发布时间:2024-04-20 11:25:47 来源: sp20240420

侦察班进行侦察训练。晋蒙 摄

侦察班进行侦察训练。晋蒙 摄

“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,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……”张岳,这名来自湖北的二级上士,也曾沉默得像家乡门前那随处可见的小草。

然而,体能考核时,张岳闷着头,不动声色地超过所有人。回头看,第二名已经被他甩了很远。

张岳就是这样,始终以冲锋的状态埋头干事,默默地跑在前面。第82集团军某旅某连走廊里,每月“优秀标兵”荣誉墙上,张岳的照片很长一段时间都贴在上面。

2020年,张岳当上了侦察班班长。那时,虽然他个人军事素质出众,全班的整体成绩却有待提高。连队主官这样评价:“张岳是一个好兵,但他离成为一个好班长还有一定差距。”

一次,指导员向张岳抛出一个问题:“你知道普通火车和动车相比,为什么动车跑得快?”张岳低下头,思考片刻说:“普通火车要靠车头带,动车有若干车厢提供动力。”

从那以后,张岳不再自己默默干,而是带着班里其他战友一起拼。体能训练,他不再一骑绝尘,而是放慢脚步,给兄弟们加油鼓劲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战友们发现张岳的肩上多了几把枪,身边也多了一些咬牙跟上的战友。

他在该说的时候说,在该笑的时候笑,也在该“捧杯”的时刻“捧杯”。从个人三等功到两次集体三等功,从一个人的成长到一个班的进步,张岳深知这个过程来之不易。

小草生来平凡,但是要有长成大树的梦想。在侦察班里,张岳不想让任何人掉队。“长成大树”,在他眼里不是一棵“小草”的梦,每一棵“小草”都要向阳生长,努力攀高。

“小步快跑”,成为全班心照不宣的成长约定

铁岩和汪浩是侦察班的两名列兵。刚入伍时,两人性格迥异——铁岩活泼要强,汪浩内敛谨慎。

备战新兵比武时,铁岩一心想取得好成绩。全班都知道,铁岩不断加练,无论从嘴上还是行动上,他都拿出了势在必得的架势。反观汪浩,心态则平和许多,按部就班做好训练和复习,默默努力。

没有压力轻松上阵,汪浩取得第二名的成绩;铁岩临场紧张发挥失常,败下阵来。赛后复盘,张岳帮铁岩分析失利原因:“在侦察班,‘稳’是一定要练就的素质。”

一个“稳”字,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此前,记者请连长用一个词来总结对班长张岳的印象,连长也只说了一个字:稳。

连长口中的“稳”,不仅指张岳的性格,也特指他的专业水准。“每次组织竞赛、比武、考核,他总能得名次。”

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。去年旅侦察班比武,他们班屈居第二。班务会总结时,大家心里憋着一股劲儿。副班长王韶锋坐不住了:“练吧!给大家定个目标,明年打个翻身仗!”

关于目标,张岳有自己的想法。他并没有给大家定太高的标准:“每天进步一点,明天的我们,要比今天的我们更好。”

张岳把目标分解成一个个触手可及的小目标,使每个人都能认清自己的不足。“小步快跑”,成为全班心照不宣的成长约定。大家各自成长进步,形成攥指成拳的合力。尤其是铁岩和汪浩,训练成绩渐入佳境。

今年旅里组织侦察班比武,张岳带领班组密切配合,以绝对优势登顶。“稳”字背后,记者读懂了他们的成功秘诀——“小草”每天长高一点,就能沐浴更多的阳光,吸收充足的养料。

在这个班里,“责任”这个词分量很重

一股浓烈的柴油味扑鼻而来。站在车库门前,张岳笑眯眯地对记者说:“驻训时,我们几个人要开走3台车呢!”旁边的副班长王韶锋补充道:“还要搬空侦察器材室里一半的设备。”

管装备意味着责任。在这个班里,“责任”一词分量很重。介绍侦察班成员基本情况时,张岳一连用了5个“负责”——王韶锋负责后装领域,聂飞洋负责教育,汪浩负责摄影、板报制作……在侦察班,每个人都在连队担负一定的任务。

“以班为家、以连为家、以营为家”是王韶锋常跟班里战友唠叨的一句话。战友们积极“扛活”,王韶锋这样评价:“连队是一张网,我们班每个人就是网上交织的节点。”

聊起最有成就感的事,王韶锋脱口而出:修车。

新装备出了故障,没有经验可循,王韶锋主动打电话和厂家研究解决方案。一来二去,王韶锋成了“装备通”。大家有了疑惑之处,他都热心解答。后来,王韶锋声名在外,不光能解决连队的装备难题,兄弟单位的装备有了故障,他也会主动想办法帮助解决。

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王韶锋直言:“这是一个互相提高的过程,我也需要不断学习新知识。”

第一次在班里流泪,让列兵铁岩体会到了什么是责任。今年驻训时,他负责值守车里的值班电话。谁知,临近中午也没有一个电话打来,他便开始吃午饭。狼吞虎咽之时,他突然听到后面的车冲他喊话:“你们在干啥,为什么不应答?”

铁岩心里一慌,扭身出去检查电话线。原来,电话线不知什么时候被碰掉了,另一截被埋在浅浅的土里。他赶紧跑到指挥车向连长检讨。

“如果是打仗,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?罚你从指挥车跑到你们班的车,往返跑10趟!”对铁岩的粗心大意,连长非常恼火。铁岩回去向班长报告,张岳没说什么,而是给了全班一个眼神,大家心领神会,一起陪着铁岩跑。

两车之间,一个班的折返,一群人的记忆。他们的汗珠滴在一起,浇灌着这方共同的责任田。

“连累大家陪我一起受罚。”鼻子一酸,铁岩的泪水不禁涌了出来。从那以后,他处处行事谨慎,逐渐改掉了粗枝大叶的毛病。

又到周末。侦察班的车需要检修,全班没有一个人留在宿舍休息。归来时,夕阳西下,宿舍长长的走廊里,这群浑身蹭满机油的小伙子,个个灰头土脸,却笑得那样开心。

看着他们的笑容,记者又想到那些平凡的“小草”——“小草”的责任,在于深深扎根,紧紧拥抱脚下的泥土。

努力,是一个兵最好的“天赋”

野草的清香氤氲在清新的空气中,这是营区后山训练场特有的味道。

最近,张岳每天都在这里组织全连的班长训练,备战集团军班长比武。作为集训的教员,每天提前到达训练场,是他的习惯。

张岳的坚持,让身边战友意识到,努力,是一个兵最好的“天赋”,每一滴汗都不会白流。

下士聂飞洋把张岳当做自己追赶的目标,他说:“只要肯努力,当下就是最好的时间。”

脸上总挂着笑,是聂飞洋的一大特征。他是个乐天派,新兵刚下连时,大家都愿意和他交流。

不过,聂飞洋也有遗憾。比如,今年的一大憾事就是“错过了实弹射击”。驻训期间,单位组织实弹射击检验,聂飞洋偏偏在这时闹起了肚子,整个人被“折腾”得十分虚弱。班里战友劝他赶紧去后方治疗,他硬是赖着不走。

张岳看不下去了,和王韶锋一同搀起聂飞洋,把他送了下去。谁知,到了晚上,刚刚有点好转的聂飞洋又返回战位上,还要和战友们一起继续战斗。

也许,侦察兵的心都是相通的。令下士史志骞最难受的事,莫过于无法参加训练。

史志骞踏实勤恳,是班长张岳挑选的兵。刚到侦察班,张岳就告诉他:“当侦察兵,体能必须过硬。”史志骞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里。

那次,史志骞因为腿受伤无法训练,临时被安排到炊事班帮忙。每天,他透过炊事班的窗户干瞪眼。看着战友们热火朝天地训练,他生怕“自己落下很多”。

腿伤刚刚恢复,史志骞就开始了“赶超式”训练。操场跑道上,他迫不及待地向前冲着,肆意挥洒着汗水。在奋力追赶中,他越发明白:“小草在生长的季节尽情拔节,是一种快乐。”

这是一片神奇的绿野,赋予每一棵“小草”蓬勃的生机

入伍前,汪浩没想到,有一天“自己也能如此坚强”。

半个月前,汪浩的手受了伤。记者和他握手时发现,他食指裹着的纱布,已从白色变成灰色。说起汪浩的伤,班里战友满眼心疼。

那天,大家一起抬设备装车时,汪浩最后一个松手,手指没来得及抽出来,被重重地压在下面。汪浩一声没吭,等大家把他的手指“救出来”,发现已经血肉模糊。

记者住进侦察班的第一天,汪浩去卫生队拆了线。虽然手指已逐渐好转,但一碰难免会疼。每天起床,汪浩坚持自己叠好被子。因为许多训练课目没有办法参加,他就主动担负起连队值班等任务。

同为列兵,铁岩也讲述了“第一次感觉自己挺勇敢”的时刻。

一次对抗训练,铁岩负责坚守岗哨。突然,远处隐约有一个身影从草丛间闪过。

“不好!”铁岩快步追去。看清身影时,对方正朝大部队的装备车辆奔去。

铁岩咬紧牙关跟上,对方径直跑到车前,掀开了伪装网……就在对方趴到地上掏出打火机,要点燃携带的“爆炸品”时,铁岩飞快扑到他身上,用手捂住打火机。两人开始缠斗,扭打在一起。

对方又高又壮,用手把铁岩紧紧锁住。铁岩一边拼尽全力挣脱,一边呼救:“快来!对手要炸车!”

短短十几秒,仿佛过了很久,铁岩拼命拖住对手,直到副班长王韶锋赶来,两人合力将对手制服。

侦察班就像一片神奇的绿野,赋予每一棵“小草”蓬勃的生机。

“假如明天上战场,我们有没有冲锋在前的勇气?”这是张岳常问班里战友的一句话。年轻的战友们用实际行动作了回答。

下午,训练场上,小伙子们练习刺杀操,喊声震天,黝黑的面庞上直冒汗。那一刻,站在连队门口值班的汪浩眼神发亮,双拳紧握,像一棵挺拔的树苗。(李由之、崔恒、程春蕾)

(责编:彭晓玲、王潇潇)